笔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超级桃花运 > 超级桃花运(金铉山) 第5695章 报信
    “啊!没错!”舒景华笑了笑,心里暗道晦气,怎么碰上这条哈巴狗了,几十岁的人了,整天跟在聂飞屁股后头,跟一条哈巴狗似的,你时兵臊不臊得慌啊?

    最主要的是舒景华开始并不想让聂飞知道他把科源化工给招过来了,因为这次科源化工在郴阳县的投资很大,而且还没有任何的附加条件,地皮、税收全部足额缴纳,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,郴阳县的那些企业,招过来简直就跟求爷爷告奶奶似的,而且还得把地皮给他们全免了,就连税收也得免好多年。

    不这样实在是没办法,很多企业不愿意来郴阳县投资,而且郴阳县的老百姓需要就业的岗位,说白了,郴阳县的招商引资工作,也是吃力不讨好啊!

    舒景华到这里来,也就是靠着赵兴民的关系,弄了一些诸如皮鞋厂、服装厂之类的项目过来,但基本上都是白送地皮和税务减免,要不然人家根本就不想来,运输成本比较大。

    科源化工,是舒景华招的第一家没有提任何条件的企业,他自然不想让聂飞知道,万一那家伙要横插一杠子怎么办?

    “哦,那欢迎欢迎啊!”时兵见舒景华愣在那里装腔作势的不介绍,便主动笑着向胡守成伸出右手,显得很是热情。

    “欢迎投资商来我们郴阳县投资啊,鄙人郴阳县副县长时兵!”时兵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时县长你好啊,我是山南科源化工的胡守成!”胡守成不明白其中的原因,只地方是对方很热情,也笑着自我介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行,我还有点事,舒县长忙吧,祝胡总在我们郴阳县有个愉快的考察之旅!”时兵笑着说道,很是热情地跟他告别。

    “谢谢时县长!郴阳县的领导们可真是热情!”胡守成笑着说道,说罢,时兵也不耽搁,跟一行人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“胡董事长,咱们上楼吧。”舒景华笑着说道,胡守成自然是笑呵呵地答应,舒景华又一脸阴霾地看了已经出门的时兵一眼,这才上楼。

    时兵并没有急着走,而是在门口旁边站着抽了一根烟,这才又走回到了门口,他并没有坐电梯,而是快步上楼跑到自己的办公室,赶紧打开电脑,查了一下山南省的科源化工,在网络上搜索了好一阵子,时兵才拿出电话来,找到了聂飞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时县长你好啊。”聂飞此刻正在山厦医院考察,接到时兵的电话也挺奇怪的,难道县里出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聂县长在山城那边考察还顺利吧?”时兵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,这不是已经开始了,预计三天后回去。”聂飞笑着说道,对于山厦医院的考察主要就是三部分,一是参观,二是座谈,三是交流,其实更多的是聂飞拜托了山厦医院做一份材料,便于聂飞他们以后参考,所以三天倒也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们肯定是收获良多,今天舒副县长请了一位投资商过来,而且还是一家比较大的投资商,在国内同行业中都还挺有名气的。”时兵就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那不错啊,大投资上过来,能够增加郴阳县的就业岗位这也是件大好事啊!”聂飞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那家公司是一家化工企业,而且我搜了一下网络上的相关信息,那家公司的排污可并不是做得很好,在一些地方已经是爆出来了,可谓是投资一个地方,黑一个地方,简直是木炭修磨子,走一方黑一方!”时兵又说道。

    木炭修磨子,走一方黑一方是东江这边的地方俗话,磨子就是磨盘,一般都是用石头修的,但是你用木炭去修磨盘,那是修一个地方的磨盘,一个地方就黑了,意思就是说这个人名声不好,同样,这种说法也用在一些公司身上。

    “化工厂?”聂飞愣了愣,“行了,我知道了,这事情等我回去再说吧,你也不要插手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也就是给你说一声,你和张秘书都不在县里,总要知道一些事情的。”时兵便笑着说道,寒暄了几句,再三叮嘱了聂飞在山城要注意安全,他才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聂飞沉凝了一下,舒景华突然弄个化工厂进来,还真是不太好,郴阳县现在还真没什么化工厂,空气好,青山绿水的。

    一旦开了这个口子,那么郴阳县的生态环境势必遭到破坏,聂飞是真不希望有破坏生态环境的工厂进来,哪怕就是他的排污能够达到标准,聂飞也不希望他们进来,达到标准跟不污染,那是两个概念。

    比如说一个在国家标准之内掺杂了添加剂的食品,和一个纯天然绿色无任何污染都是食品,想必大家伙的选择都是后者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个事情的时候,一个项目确定下来,不是一两天的事儿,聂飞打算灯光回去之后再详细地过问一下。

    另外一边,舒景华在办公室里跟胡守成聊到下午,直接送他去了郴阳酒店,晚上又请他吃了饭,告诉了他一些关于郴阳县的相关情况,第二天,这家伙便带着胡守成开始在郴阳县的城郊以及各个乡镇去转悠了,直到转悠到了高桥镇。

    “舒县长,其实我最想的,还是在你们的城郊,这样运输的话会方便一点。”胡守成站在高桥镇的镇街边缘对舒景华说道,他们今天走到这个位置来了。

    “真没办法,郴阳县城郊太过于突兀了,恐怕县大老爷那边不好通过,他对生态环境看得比较重。”舒景华也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谁让自己不是县长呢,没办法拍板做主,这家伙也知道聂飞是个酸溜溜喜欢找茬的人,要真把化工厂搞在郴阳县城郊,而且还是胡守成选择的那条护城河旁边,估计聂飞要暴走的,因为胡守成想的就是直接从那里排污。

    “你们那个聂县长,愿不愿意……”胡守成就伸出拇指和食指快速捻动了几下,意思很明显,问聂飞收不收钱什么的。